【新闻观察】黄山凭什么跃身长三角?

  编者按:刚刚过去的国庆黄金周,成为各大旅游城市“盘点”自身发展的一个“窗口”,而对于黄山来说,我们有了一个崭新的视角,那就是长三角一体化。

  一年前,黄山市正式加入杭州都市圈合作发展协调会,成为这一都市圈唯一的省外城市,引起各方关注。

  今年7月,本网发表【新闻观察】《黄山,凭什么迎客?》,获得了一定的社会反响。三个月之后,本网再刊载《黄山,凭什么跃身长三角?》,作为前文的“姊妹篇”。

  黄山,正以时不我待的精神和魄力,在长三角一体化的进程中,迈出坚实而快捷的脚步。

  早晨8点前,徽杭公司总经理助理程玉峰准时来到公司,担任10月5日这一天全路段24小时的总值班。

  徽杭公司运营着从安徽黄山屯溪到昱岭关全长81.623公里的徽杭高速公路。而它的另一方向,是从浙江杭州至昱岭关全长123公里的杭徽高速公路。

  当天的车流量较大,道路通行正常,24小时里,清障施救到场平均时间为12分钟,比去年同期又提速了43%。

  国庆黄金周虽然车流量很大,但基本没有发生大的拥堵。程玉峰说,公司现在执行的保畅服务要求是“13320”:监控中心第1时间接警;3分钟内下达各种指令;3分钟内对报警人员进行电线分钟内清障施救车到场率达到96%以上。

  年8月19日,徽杭高速公路产权转让签约在黄山举行,浙江交通集团旗下沪杭甬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收购徽杭高速100%的股权。这样的跨省收购转让,对两省的高速公路公司来说,都是第一次。

  1.2亿元资金,从去年安徽省第一批自动免按发卡机的投入运用,到今年成为安徽省首个完成国一级安全标准化达标的高速公司。

  4月1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正式发布了由徽杭公司申报的“徽姑娘”品牌商标注册证,“徽姑娘”高速公路服务品牌认证,极大地激发了员工的自豪感和获得感。

  25日,在杭州都市圈第九次市长联席会议上,黄山市正式加入杭州都市圈合作发展协调会。从区域经济学角度看,“融杭”是在城市群作为中国新型城镇化发展主要空间形态的前提下,实现黄山市与杭州都市圈的良性互动、协调发展、合作共赢的必然选择。

  2个多小时。它将沿途的名城(杭州、歙县、绩溪)、名江(钱塘江、富春江、新安江

  、名湖(西湖、湘湖、千岛湖)、名山(黄山)联成一线,形成了一条世界级黄金旅游通道。“我们坐上了首班杭黄高铁”今年起,黄山市广泛开展了以“‘融杭’

  年,推动发展规划一体化;到2025年,高水平融入杭州“1小时经济圈”;到2035

  年,全面形成与杭州都市圈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格局,成为美丽中国、美好安徽的样板。

  融杭是一把标尺,黄山市以此重新丈量发展的广度、深度和进度。杭州、黄山举行区域合作工作交流座谈会今年8

  战略合作协议落实情况及下一步推进举措,与其他三个城市新签订了一体化发展战略合作协议。

  在杭州都市圈考察学习总结座谈会上,黄山市委书记任泽锋强调,要学习杭州勇争一流的精神、创新创业的理念、敢为人先的气魄、放眼全球的视野、真抓实干的劲头,努力干出一番热气腾腾的景象。嘉兴、黄山签订区域一体化发展合作协议在推进“

  627余次。除了徽杭、杭徽高速的“一体化”,黄山与杭州的“1小时交通圈”格局也在加速形成,黄衢高铁、杭临黄高铁、黄千高速、新安江干线航道等西进南拓大通道项目纷纷推进。双方正合力争取杭临绩黄铁路纳入《长三角铁路网规划》、屯溪国际机场迁建纳入《长三角民航协同发展战略规划》。新安江推进跨流域生态补偿试点面貌一新

  在黄杭共同谱写出新安江流域跨省生态补偿试点长卷的基础上,黄山与杭州,又在描画新的绿色发展蓝图:谋划建立国家级新安江流域生态特区。同时,衔接杭州旅游西进规划,抓好新安江百里大画廊、皖浙

  黄山与杭州,自古以来,渊源深厚,一衣带水,山水相连。“源头活水出新安,百转千回入钱塘。”纵贯黄山歙县、杭州临安的天目山,一双“天目”注视着皖浙两省。发源于黄山休宁六股尖的新安江,是钱塘江、富春江的正源,是黄杭两地人民共同的母亲河。

  在几千年的传统时代里,货物及人口的流动,水路是最好的选择。一叶扁舟沿着新安江—富春江—钱塘江顺流而下,直至江南。木船靠岸,搁好跳板,老老少少从舱里走出,鞋底还带着水印。也有翻山越岭,风餐露宿,沿着徽杭古道走到杭州的。

  自宋迄清,徽州与杭州都属大江南,宋朝时同属江南道,元朝同属江南行省,明朝同属南直隶,清初同属江南省。历史上的徽州与现在的长三角都是在大江南的区域中。

  曾任安徽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对旅游经济颇有研究的安徽省统战部副部长万以学,在再次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说,徽商之所以能领当时时代之风骚,关键之处,就在于徽商会“造市”。

  徽商具有强大的组织生产能力,徽商聚散主导市镇兴衰。诚如徽州人胡适所“宣称”,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他的家乡人,那个地方就只能是个村落。只有等到他的乡亲们住进来了,他们开始开设店铺,然后逐渐扩张,就把一个小村落变成一个小市镇了。

  人们或许不知,除了黄山自身遐迩闻名的宏村、西递,国庆假期让游客趋之若鹜的浙江乌镇、西塘以及江苏周庄等水乡小镇的古石板上,都刻着徽州人的“身影”。明清两朝,江南的一千多个市镇,其中三分之二主要是由当时的徽州人营建的。

  江南核心地带的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离不开徽商的经济活动。明清以降,徽州商帮崛起,诞生了胡雪岩等商贾巨富,杭州、苏州、扬州、南京、松江等地,“无徽不成镇”成为盛景。由“商”及“文”,发端于安庆等地的黄梅戏,在糅和了其他戏曲之后,需要贴上“徽班”的“标签”,才能粉墨登场进京。同样,苏州评弹也是因了徽商的加持,才能红红火火,至今不衰。没有徽商,长三角的发展步调不可能这么快,徽商成了长三角发展的内生动力。

  从“造市”到“造势”,又从“造势”再到“造市”。今日的黄山人,又如何行动呢?

  黟县徽黄旅游集团副总经理盛支君天天盯着西递景点的旅游数据,让他开心的是,今年国庆长假,西递接待游客和门票收入同比增长两成。记者从黟县文化旅游体育局得到的数据是,同样在黟县,过去一直在游客数量上“压”着西递不少的宏村,今年国庆的增长是一成。西递,如何实现“逆袭”的呢?

  这次到黄山采访,黟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胡平波说,“带你看些新的”。记者当时想,难道在白墙黛瓦、宗祠深巷、青石小桥、一泓流水之外,还有新景能让人驻足?

  惯常,水由西向东流逝,而在黟县西递村,三条溪水自东向西流淌,黟县旅游的“开创”之举,也选择了西递。西递古民居,

  199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撬动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有些像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黟县把目光投向了“夜游经济”。“夜游经济”,这些年在国内城市风生水起。统计表明,城市居民三分之二的休闲时间在夜间,而夜游灯光

  《传奇西递》的光影秀就此拉开“大幕”。它依托古村落的水景、山体、建筑、牌楼,采用激光灯投影、水幕投影等表现手法,以西递千年历史、人文典故、文化故事为线索,通过“传颂”、“传承”、“传世”、“传奇”四部曲,为游客打造出一场行进式夜游光影秀,展现了夜幕下的西递与白天完全不一样的另一番场景。西递“火”了,晚上游人如织,过去天黑就“关门大吉”的店铺,像白昼一样闹忙。

  光影秀在今年中秋先“小试牛刀”,国庆假期大放异彩。徽黄旅游集团副总经理盛支君经历了从“忐忑”到“激动”的过程。记者问,当初有什么是让他最“伤脑筋”的?他说,就是电线、灯管在房前屋后的铺设了,他们要确保不破坏古村落整体景观,所有材料都使用了现代高科技防火、冷光源材质,确保线路低温运行。

  20多个国家的非物质文化体验展示和国内手工艺制作展示,建起了“百匠堂”。而黟县石林景区的高空漂流、木坑竹海的高空溜索也吸引了假期的大批游客。一直以“画里乡村”闻名的黟县旅游,正在从“观光时代”迈向“体验时代”。

  在记者看来,徽州文化底蕴深厚,有“看头”、更有“品头”,而要“留得住人”,让游客能多住几天,就是要做好“徽州文化体验

  黄山区委宣传部副部长王金才同样对浦溪河两岸新展现的“灯光带”感到骄傲,国庆前夕,

  浦溪河夜景(陈雪君摄)浦溪河是黄山四大水系之一,发源于黄山光明顶和北海诸峰,流经耿城、甘棠等镇,注入太平湖,全长

  浦溪河之于黄山是如此“重要”,但记者到安徽工作经年,到黄山采访多次,却是第一次听闻“浦溪河”。黄山风景区、太平湖这两颗明珠就坐落在黄山区,记者由此发出了“山外有山、水外有水”的慨叹。

  浦溪河旧貌换新颜(陈雪君摄)实际上,前些年,由于浦溪河两岸又脏又乱,连当地的青年人谈恋爱时都不愿去,更不要说在“外人”面前提及了,如今,浦溪河治理好了,市民们笑逐颜开,他们说,过去许多外地客商眼里只有黄山和太平湖,现在浦溪河靓了,黄山区的发展空间一下子拓展了。

  把浦溪河治理好,无异于首先把“内功”练好,让自身“身强体壮”,像迎客松一样在长三角真正“挺立”,也像“磁铁”一般,吸引长三角更多的关注和投资。

  浦溪河综合治理项目虽然是区里的项目,但市里高度重视,市委书记任泽锋三番五次到项目现场。运维总监黄德顺介绍说,浦溪河项目属于PPP

  7.88亿元,工程分为科普湿地观赏区、原乡文化体验区、日月广场、滨河风尚休闲区等板块,是由国内水环境监测领域的

  浦溪河鸟乐图(陈雪君摄)山外有山,水外有水,长三角的新天地无限广阔。在黄山,记者见到了许多来自沪苏浙的客商、企业家、创业者。黟县的“西递灯影秀”、“石林新景”,是当地投资

  多万进行建设的,而西递的“百匠堂文化体验展示”,则是由黟县徽黄旅游集团与南京淳璞旅游公司成立的百匠堂文化旅游公司,投入

  黟县秀里影视村曾长期因股东矛盾陷入半瘫痪境况,南京一德集团接手后,成立了黟县徽韵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全力打造徽文化体验民宿“玉见”,今年国庆,秀里村游客盈门,从徽州婚俗体验、武林功夫体验到石雕、敲染、编篾等徽州传统工艺研习,让游客在青山绿水之间“玉见”人生美好境界。

  黟县徽韵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翔说,秀里村紧临宏村、西递,但我们并没有在“夹缝”中生存的感受,相反,我们觉得,它们的流量,就是我们的流量,同样,也希望我们的流量,成为它们的流量。

  提及“徽州”两字,黄山人、安徽人,乃至无数的文人墨客,心头都会浮现一种“文化纠结”:同国内许多地方争历史人物的“籍贯”风潮不同,人们对“徽州”的“念兹在兹”,是为它当今地域分属安徽黄山、宣城及江西上饶的现状,执着的期盼里,许多人希冀它能恢复文化地域的原属性、完整性。

  其实,当我们把眼光放远,我们或许可以丢下这份“纠结”。我们会发现,徽州文化之所以恢弘博大影响数百年,就在于它不局限于自己的狭小地盘,能走出大山,顺流而下,博采众长,兼收并蓄,影响广远,最终蔚为大观。

  今天,当黄山在梳理徽文化脉络的进程中,累积起丰厚持久的文化自信,那么,就一定能在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徽杭新路”上,找到新方位、新坐标,充分发挥好自身优势,既做到融合发展,也做到错位发展,在辽阔的山水“布景”间,塑造崭新的人文气象。

上一篇:早啊新闻来了丨2019108
下一篇:水泥及时资讯行业信息资讯_水泥网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第三届深圳新闻英才奖获奖人员公示
服务热线

http://www.zamundas.com

Copyright © 2002-2017 百顺彩票平台-welcome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